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李师江博客

 
 
 

日志

 
 

人文社副社长\评论家潘凯雄的书评  

2007-09-03 14:44: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关于《福寿春》

作者:文汇报 潘凯雄 更新时间:2007-09-02



李师江其名之于我并不陌生,两年前他的长篇《逍遥游》面世时就很是“喧嚣”过一阵。尽管初审和复审都告诉我《福寿春》完全不同于《逍遥游》,是一部相当不错的长篇,但读完全书,我还是颇感几分意外:很久没有读到写得如此从容淡定的长篇,也很久没有读到这种既反映现实又如此艺术的作品,而这一切竟然又是出自一位年仅30余岁的“70后作家”之手。看来社会上甚是流行的按自然生理年龄将一代人贴上一种标签进而进行某种归类和总括的办法实在是不怎么着调和靠谱。
在这组“终审札记”专栏中,我曾不止一次地表达过一种遗憾,即我们目前的长篇小说写作中,不少作品要么是远离现实,要么是浮浅表面化地图解现实。读《福寿春》可以说是对这种遗憾的一次弥补。关于这部反映当下乡村现实生活的作品,李师江曾有一段夫子自道:“很难用一两句话来概括小说的主旨,但有一些藏在我内心的关键词可以与读者分享:温暖、父子、命运、土地、香火、传承、舐犊、爱溺、生老病死。”在我看来,恰是这些关键词一方面构成了这部小说的主旨,另一方面也透出了这部作品的浑厚。的确,温暖、父子、命运、土地、香火、传承、舐犊、爱溺、生老病死……这一切都是构成我们日常生活特别是乡村生活的一些基本元素,也可视为文学写作的一些常见的基本母题,但李师江却将它们置于当下急剧变革的背景之下,这就使得常见的文学母题变得不那么一般,同样是父子、同样是土地、同样是香火,读《福寿春》你不能不深切地感受着当下乡村生活中那股急剧涌动着的强大的变革之潮,这种变革之潮在社会学、经济学和政治学的意义上都有他们各自的阐释,而文学的表现与阐释呢?李师江提供了一套自己的语汇,也就是他自己所言的“正道”。
当下中国乡村发生的变革其震荡究竟有多大?对历史、对未来的影响究竟又有多么深远?每一位理智者都会给予足够的估计。然而,在《福寿春》中,李师江的表现竟然又是如此的从容淡定,这种举重若轻的写作我的确很是喜欢。在我读到过的一些同样也是反映当下变革生活的稿件中,写作者惟恐你不知道这种变革之重,于是就急就躁,就喧就嚣,活生生地将文学写作给浮了起来。这里既有对文学观念的理解,也有对文学表现的把握。在写作《福寿春》前,李师江有过一段反省:“新时期以来,现代主义把中国作家弄得晕头转向,迷失了自我。原因在于夸大了现代主义的技巧和效果,却没有看到培植现代主义的‘场’,导致了一场水土不服的嫁接,结果只看到中国作家炫技的狂欢,用囫囵学得的技巧天马行空,无所不能,最终留下的是狂欢后的空虚,一片狼藉,却找不到诚实而扎实的时代印记。”我想正是这种认真的反省,才使得他在《福寿春》中寻找了现在的这种叙事。当然,我不会说这就是文学叙事中惟一的和最好的,但起码用在《福寿春》的写作是贴切的和自然的。对每一位写作者而言,如果都能持这种“执着者的朝圣”式虔诚想想自己每一部作品究竟该如何表现,那将是文学写作的幸事。
  评论这张
 
阅读(7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