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李师江博客

 
 
 

日志

 
 

小说家何葆国评《福寿春》  

2007-09-10 10:32: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用明清的语调讲述现代的乡村

                ——李师江长篇小说《福寿春》读后

 

                        何葆国

 

这是一本让人恍惚复古的奇书。

如果掩去作者姓名,但见章节前后多以“且不说……单说……”、“按下不表”连缀,而且满纸没“说”,都是一个“道”字,你会以为是哪个明清作家的白话小说,不过你只须读下来,故事的发生时间却分明是现代的,其中有逃避计生、车祸索赔等等时下生活的临摹。用明清的语调讲述现代的乡村,这在叙述上是一种冒险的策略,但是《福寿春》(人民文学出版社2007年8月版)全然不顾,它以淡定从容的调子锁定全书,日月穿梭,万事流转,始终不变的是一种平淡无奇、波澜不惊的白描。此为一奇,因为它和坊间大批量的炫技小说背道而驰,泾渭分明。尚有一奇,它的作者竟然是李师江。本来,一个作家的路数和手段总是会有变化的,这也不足为奇。但是这种事发生在写过《逍遥游》的李师江身上,就让人不由啧啧称奇了。

作为七0后的代表性作家,李师江的小说一向以戏谑和解构而著称,故事背景是繁华时尚的都市,语言多为酣畅淋漓的长句,人物基本上是游走在道德边缘的新人类,但是在《福寿春》里,这些打着李师江标志的属性全都消失不见了,像一堆雪在阳光下融化了,只有淡淡的水迹洇入地里。李师江以前所未有的耐心,慢吞吞地向我们展示东南乡村最琐碎、最寻常的世态人情。相对于迅猛变化日新月异的都市,乡村的变化是缓慢的,相对于外在的变化,乡村内在的变化更是慢条斯理,所以李师江用了很慢的语调,这正好契合了他所讲述的乡村生活,这也同时表明,时代在变化,但有一些世道人心是亘古不变的。

向明清白话小说魅力致敬,这是一种回归。其实《福寿春》的命名,应该就是脱胎于《金瓶梅》,金、瓶、梅分别代表着三个女子的名字,而福、寿、春也同样以三个男子的名字连缀而成,他们在庸常的生活里难得有一个美好的春天,享福更是少有的事,不仅如此,壮年的二春还遭遇车祸赔了寿命,这寄寓着良好祝愿的“福寿春”便像“金瓶梅”一样成了一种反讽。李师江在代序的《创作札记》中写道:“今天小说中找闲笔,若用议论抒情,往往自取其辱”,但我发现,他在书中写到讲书人李兆寿讲《三侠五义》如何如何成功,还是忍不住跳出来发了一通议论:“你看,这农村的艺人虽是野路子出身,没什么正规理论,却因经年累月的磨练,自有心得。岂知那些有文化的搞文字的人,有的穷其一生,走那唬人的路子,也摸不透这朴素道理呢!”从这里可以感到,李师江悟出了小说正道,也就像李兆寿说的“找到我们过日子里见的东西”,其实这也就是找到人生和生活的本质。也许正是有了这种找到本质的自信,李师江在书中“奉劝看官,若已明了这般无聊,可早早甩了书去,到万千繁华人间寻一热闹处耍去。”但是这本“无大起大落,无励志人生,无奇闻怪谈……”(引自本书第141页的作者议论)的小说自有中意者,“不介意如老太婆般喋喋不休”,能从中读出无限的人生感慨,触摸到人生和生活最真实的面目。这本貌似复古的小说,其实充满着活色生香的现代气质,更在字里行间弥漫着李师江乡村经验的独特气味。

也许现在判断这种归依中国传统小说对李师江的意义,为时尚早,但可以肯定的是,这是七0后作家一次完美的转型,它将成为一个话题,其蕴含的价值将不断地显现出来。

                 

  评论这张
 
阅读(13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