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李师江博客

 
 
 

日志

 
 

李师江:那是一阕离歌(访谈2)  

2007-09-10 21:58: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作者:佚名    文章来源:海峡都市报社    点击数:

N本报记者 宋晖

 闽籍作家李师江近日出版的小说《福寿春》让我们眼睛一亮,一幅东南沿海乡村生活的图景展现书中,夹杂着乡村俚语、风土民情,亲切而细腻。这个写都市小说(之前出版《逍遥游》)的高手,为何选择了乡土文学?喜欢表达的李师江这一次向记者展露了他的故乡情怀。

“增坂村”就是我的家乡———宁德普通乡村
 海都:原先惯常写都市类的小说,为什么在沉寂了一年多的时间后拿出这样一部写乡土的作品《福寿春》,是对家乡的一种依恋吗?
 李师江:我写的基本以自己有过的生活为底子,以前不论写都市的还是写乡村的,曾经的生活就像一坛酒,在你心中酿,有朝一日成熟了,就会有创作的冲动。于我而言,家乡的生活是一种有根的生活,迟早要写的,去年突然觉得有一种很大的情怀,可以抓住这种生活了,于是就开始创作《福寿春》。
 海都:小说写的是你家乡宁德的一个乡村,以及家乡的人和事,家乡给你最深刻的印象是什么?
 李师江:印象最深的是父辈的老人,或者已经去世,或者守着空寂的院落,他们的农耕劳作在农村经济生活中已经微不足道,他们就这样老着,完成生命交接的最后一站———他们的性情面貌给我至深的怀念。从某个意义上来说,《福寿春》这部书就是写给他们的一阕离歌。
  海都:现在常回家吗?
 李师江:在写这部小说过程中我回了两次家,为了感受“场”。现在回家乡最大的感受,就是农耕的生活形态要消失了,不需要土地不需要农业劳动———家乡农民在进行几千年最大的变革,内心有一种历史感的触动。
  海都:记录这些乡村生活的细枝末节表达什么?
 李师江:把一家子三代人的命运表达出来,一家人的命运是很有张力的,喜剧感和悲剧感交杂其中。其次,想根据我的生活经验塑造一个“增坂村”,一个东南沿海乡村的生活图景。在传统名作中,多看到写北方的农村,我从来没见过写闽东海边的乡村的作品,所以在《福寿春》里我非常精细地雕琢这个增坂村的生活状态、人情世故、民俗氛围。后来我问外地的读者朋友,你能感受到这个乡村中独特的气息了吗?他说可以,他看到一个没有见过的乡村。这个本身就是创作中一个新的因素。再有,一部长篇小说不可能没有社会历史感,通过一个家乡,把十几年的历史造化轻轻带出来,特别是目前正在进行的农村变革,融入了我对乡村历史的见解。最后是以我现在的人生体验,观照书中人物命运,自有一种生命轮回的情怀,这个情怀是笼罩这个作品的精神世界。
 海都:小说带有白话的味道,直到我看到二春结婚时那些观众亲和的叫好声,才感觉那的确是福建的地方方言。是有意回到家乡的语境中吗?
 李师江:用福建方言本身来创作是不可能的,我以前看过有人用福州话写的小说,我看不懂,就像我也看不懂香港的粤语杂志一样。这是南方方言的局限性,不能和北方方言一样,在和普通话结合时有很好的平衡点,既能准确表达出意思,又有自己的味道。但是完全用现在的普通话来表达闽东的乡村生活,也不是那个味儿。后来我仔细读《金瓶梅》等明清白话小说,才发现一些用词、口气和方言有神似之处,我确信各地方言都是古代白话跟当地方言结合的产物,因此用偏白话的口气来写作,既能通俗易懂,又能保留方言的气息,这算是我创作时找到的一个语言平衡点。另外在一些用词上,尽量保留一些方言,当然是大家都能看得懂的方言词汇。这也算是不得已的一个探索。整个效果呢,我还比较满意,这种偏软的白话跟乡村的家长里短的生活其实气息是一致的。

不“性情”我就会憋死
 海都:做书商的日子是怎样的?能说说那时候的故事吗?
 李师江:在广州出版公司的时候,也挺好的,策划了好多畅销书。唯一不好的是我觉得那里没有人文环境,没有谈得来的文化的朋友,很孤独,这个对我来说很要命,很压抑。有时北京来了个写作的朋友我就会像抓住救命稻草一样一聊就是一个晚上。另外,比方北京冒出个郭德纲,听说相声很有新意,我又不能到场,在广州干着急,这样的生活过了一年之后,我就没法忍受,觉得要崩溃了,于是就回北京了。每个人都有自己喜欢的环境吧,就跟每个男人有自己喜欢的女人一样,这个勉强不来的。
 海都:你的第一份工作是在福州,在离开福州时,你写下了《福州愤怒》,里面写到一次面试,面试的人原也是文青,他问你为什么不坚持,你说为了赚钱,他很满意,“你以后也会像我一样,把以前那些东西丢掉”,他要把当初的诗人变成商人。可当你做了商人之后,为什么又想重操旧业?
 李师江:工作会满足我生活表层人际上的交流,写作可能满足一种精神上的表达欲和控制欲,对我来说,两种应该都需要的,特别是后一种。写作是我大概每天都想干的事情,但工作会打断它,所以在工作期间一直没有时间写长篇,去年回到北京后创作欲望比较强,而创作这事也比较重要,于是就坐在家里当作家了。社会工作肯定还会做的,因为还要吃饭嘛。
 海都:《福州愤怒》里我们看到了一个怀才不遇的李师江,说说在福州的日子吧,现在对它有怎样的评价?
 李师江:不能说很糟,只能说一个人年轻时,总是有些愤世嫉俗,特别是境遇不如意,总认为社会虐待自己。等你有些阅历了,才知道社会总是这样,曾经的想法只不过是自己年少时必然的心路历程。
 每个城市都有自己的性格,福州有自己的个性,我在福州生活过三年,现在还是很感念这个城市的气氛,比较舒适的,特别是有很好的朋友,都保持联系。我大概每年都会到福州打牌打几天吧,跟老朋友聚一下,福州茶馆里的休闲气氛是北京所没有的。
 海都:在出《福寿春》的时候,同时也出了一本历史小说《像曹操一样活着》,为什么会同时出版两本书。
 李师江:《像曹操一样活着》是写《福寿春》前的一本热身之作。因为在写《福寿春》之前,我已经四年没写长篇了,手生得很,不敢贸然动笔,就想写一部调侃之作来暖暖胎。这是一本闲书,相当于曹操的正史传记。那时大家都说曹操,我对曹操这个人物也很感兴趣,想找一本曹操的传记,结果没有找到写得通俗好玩的,我就想自己来写本给自己看也给别人看算了。《像曹操一样活着》是比较活泼比较搞笑的作品,在轻松之中融入我自己的历史观,因为我也是很爱表达观点的人,不发言能把自己憋死。同时,这本身把我搞笑的那种趣味都排泄出去了,后来写《福寿春》的时候就非常冷静内敛,两本书是我矛盾性格中的两个极致吧。

  评论这张
 
阅读(13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