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李师江博客

 
 
 

日志

 
 

河北青年报专访  

2007-10-09 20:54: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李师江:“福寿春”是农民的最高理想
·2007-09-2107:30:08·来源:河北青年报·浏览:4
  李师江,1974年生于福建。1997年毕业于北师大中文系,现居广州。诗人、小说家。主要经历:在台湾出版《比爱情更假》《她们都挺棒的》等小说四种,被海外媒体誉为“中国最隐秘的小说天才”。在内地出版随笔集《畜生级男人》,长篇小说《逍遥游》等。
  近日,李师江有两部作品问世,一本是用他一贯幽默诙谐的笔调写成的历史人物传记《像曹操一样活着》,另一部是由人民文学出版社推出的长篇小说新作《福寿春》,相对70后和80后作家多以书写个人情感为主的创作状况,李师江的这部新作扭转了人们以往的固有印象,延续了根扎在生活深处的文学传统。
  李师江称《像曹操一样活着》是为了《福寿春》做热身,看来对于后者,他倾注了很多心血。这部作品用的是中国传统小说的白描手法,完全靠扎实生动丰富的场景和细节取胜,将今天农村父子两代人的价值冲突表达得极富现实感和真实性。
关于转型
不愿老是重复自己
  记者:“福寿春”除了包含小说主要人物如李福仁、李兆寿和安春等人的名字,还有没有其他的含义?
  李师江:包含小说人物的名字是第一层含义,还有第二层。“福寿春”代表了传统农村人的最高理想,是一个农民对自己家庭所向往的理想境界,他们希望自己长寿、亲人幸福、子孙满堂。以此为题,可以达到将农村理想置于当下的效果,具有大俗大雅的美学趣味,也能代表这部小说内容上的趣味。本来想以“和尚”带前缀为题目,因为主人公李福仁最后是去当了和尚,后来写到一半,突然冒出“福寿春”这个题目,觉得无论从内容还是趣味都更加贴切,于是就采用了。
  记者:这样的题材由城市转为农村,是否像出版方宣传的那样要转型了?
  李师江:转型都是别人认为的,就我个人来说,随着年龄和阅历的增长,写作的内容会有所变化,我前面有三部长篇都是写都市生活的,也想换换新的内容,不愿意老是重复自己。风格方面,以前都用第一人称,把自己放在都市生活的现场,可以把自己的观点都包容进去,现在也想有所改变,这两部新书都用了第三人称,想写得内敛一些。
关于选题
我所写的生活形态正在消逝
  记者:为什么这次会选择农村题材,而不是你以前是比较擅长的城市生活?
  李师江:我小说走的是写实的路子,基本上是以体验过的生活为蓝本。我在农村生活过,也在城市生活过,所以写哪个题材的都很正常。农村生活的小说很早就想写了,因为觉得农村生活有它的魅力,有值得写的地方,而且现在农村的变化比城市还要大,一些农耕的生活可能一去不返了,所以我一直有记录和写作的冲动,这次终于写出来了。
  记者:你对自己所写的乡村生活有什么样的感情?
  李师江:感情是我写作这部小说的出发点。第一,我所写的这种农村生活形态正在消逝,消逝的东西必然有一种挽歌的珍惜情怀,这种情怀是很大的。其次,与城市生活对比,乡村生活的那种慢、随意正成为一种美,这是激发我写作的一种美学冲动。
  记者:写作过程中最大的障碍是什么?
  李师江:最大障碍就是内容的真实性。在农村发生一件事,出现一个问题,农民怎么解决,他的逻辑和思维是你想象不出来的。如果你想当然怎么处理,那就是用你的逻辑强奸农民的逻辑,这是目前很多农村小说的问题。我的工作量就是要调查和论证准确,很确切地让所有的事都是农民干的,不是作者我干的。
  记者:现在很少有年轻作家写纯文学了,特别是这种对市场很不讨好的农村小说,为什么你会坚持?
  李师江:我觉得这个时代写作如果老想着市场,左右逢源,是一件很低级趣味的事情。我觉得坚持自己的写作原则是最重要的,文学是一种审美活动。如果我达到这个目的,写作让我很贫穷我也觉得没什么的,作家本来就不要指望靠写作来养活自己。
 
关于小说 生活的滋味在于细节
  记者:小说描写了很多琐碎的细节,比如在描写父辈农民时,写到了下海种蛏、上山种地、挖红苕、摘茉莉的农业劳动,这样会减弱小说的故事性,你怎么看?
  李师江:有什么样的内容就有什么样的写法。从我的角度看农村生活,就是家长里短、生老病死,生活的滋味完全在于细节,所以我就这样写出来。在生活琐碎中表达出我的一种情怀,就够了。
  记者:在整个写作中,你看待所写对象的视角是怎样的?
  李师江:我觉得中国很大,农民的生活状态也千差万别。我写的只是一个东南海边农村的生活,而且我了解的也只是这些。所以像《白鹿原》那种农村生活,在我看来是不可信的,一个农村家族整天跟时政挂钩,我觉得不可理喻。当然也许那个时代那个地方就真是那个样子,也许是作家为了表达自己的政治观念而如此。而我基本上是以平视的角度来关照农民的生活,人物性格力争客观丰富。农民虽然是生活贫困些,但不会因贫困而少了人情世故的情感。
  记者:这部小说刻画了诸多性格鲜明的人物形象,比如木讷的李福仁,溺爱成性的常氏,懒散的安春,滑头的三春,懦弱的李兆寿,鬼精的高利贷李怀祖等等,这些人物有原型吗?
  李师江:我的每个人物都有原型,当然也都有艺术加工。我好像写不了没有原型的人物,因为塑造人物中总是心里诚惶诚恐的,怕没有根,又怕陷入套路,有了生活中的原型,就能够塑造出比较扎实而且不落俗套的人物。
  记者:小说涉及不少社会问题,特别是农民与土地的问题,这是你有意为之吗?
  李师江:每个社会事件我都在心里想过,写法上基本上都是无意中的写法,除了作为农村生活中一部分内容,还有这样的两种用意。第一,表明时间,三春辍学的理由是读书没有用,表明当时流行读书无用论。后来写到村里人谈论战争,表明时间是1996年台海危机,等等,这是对时间跨度的暗示。
  另外呢,确实是对社会问题有所思考,比如说李福仁在田地卖掉后的失落和空虚,确实是农村现状。在那里,一代纯粹老农民要消失了,细春等新一代的农民只能在城市边缘讨生活,这是值得记录的一种现状。
 
关于历史 我和当年明月都用了新历史笔法
  记者:你说过写《像曹操一样活着》是为《福寿春》热身,两种风格一轻松一冷静,这么矛盾的东西如何在短时间内先后写出呢?
  李师江:我这个人有种极端的两面性,特别是表达自己观点的时候,有挺诙谐幽默的,也有特别内敛冷静的东西。在我想写《福寿春》的时候,我就打算写成大气的作品,正好好久都没有写长篇了,索性就先把《像曹操一样活着》当作热身,排泄趣味,写得自己一点都不能搞笑了,就开始动笔写《福寿春》,这时候就剩下内敛冷静了。
  记者:为什么会选择曹操这个人来写?
  李师江:曹操这个人物去年被大家谈论得比较多,我突然对他产生了兴趣,他亦正亦邪,很难定论。在一次洗脸的时候我刚好听到了林俊杰唱的《曹操》,歌词很不靠谱,我就想找一本写他的通俗易懂又全面的书来看看,到图书馆我发现根本没有这种书,都是学术性的。反正要练笔,就自己写一本轻松幽默的吧,给自己看也给大家看看。
  记者:在《像曹操一样活着》里,你写到杀吕伯奢一家不是曹操所为、斩华雄的是孙坚、张飞并非莽夫等等与读者惯常思维相悖的观点,是出于什么考虑?
  李师江:虽然写法上轻松诙谐,但我力求还原历史,用自己的语言风格写成一部曹操的个人传记。比如说吕伯奢一事,没有可靠的史料证明,而我也不可能去考证真假,只能把几种可能性都列出来,让读者去判断。曹操小时候跟袁绍一起玩那些事,在《世说新语》中有记载,但这也不一定可靠,我就在文中指出这是出自《世说新语》的。如果是出自《三国志》这种比较可靠的史书,当然就不用标明了。
  记者:这本书的风格读来感觉跟《明朝那些事儿》很相近,是否有意向那个方向靠拢?
  李师江:我非常喜欢《明朝那些事儿》,觉得历史就应该那样写。把古人放在现代语境里来写很好玩,其实也是我写作的动力,用这种新历史笔法写作的其实大体上都是这种用现代的语言写过去的人和事,但具体到个人还是有些差别。比如《流血的仕途》更具有作者曹升的情趣,有素质高的特点;《明朝那些事儿》是一种机灵的写法,很幽默;《像曹操一样活着》则表现了我作为一个小说家的活泼,用写小说的笔法构成全篇。
■文/本报记者赵丽肖
  评论这张
 
阅读(17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