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李师江博客

 
 
 

日志

 
 

当下中国作家身处的创作环境  

2007-10-26 13:20: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文学环境对于文学创作有什么样的影响?我想对每个作家都是不一样的。以我来说,觉得文学创作是个体的事,主观上远离大组织的熏陶,创作出自个儿的觉悟,似乎环境对我影响不大。当然对作家而言,出版环境也是很务实的,以前我写四五部小说,因“趣味”的原因在内地出版不了,也认了,后来在台湾先后出版,也是无意为之。后《逍遥游》(2005年)和《福寿春》(2007年)先后在内地出版,也是出版环境的一种认可,一切都是不经意的。

今天不讨论出版环境。最近因《福寿春》的出版以及研讨会,引起一些轩然大波,评论家和新闻媒体的各种发挥,倒让我深切感受到当下创作处于一种什么样的氛围,不吐不快。

首先说的是评论的氛围。我觉得当下评论家多是倾向于概括现象,而对文本的关注却少得多。比如说,一些作家对《福寿春》的关注点是由点引起面,比如说70后作家怎样,市场境遇如何,或者复古什么主义流行。现象的分析当然重要,但是绝对没有文本的分析重要。一个小说其实没那么复杂,文本分析不外乎人物塑造成功不成功、现实生活揭示得有没有力度、故事讲得好不好,细节生动不生动,语言魅力如何,整体上有什么创新等等。我记得评论家李建军的分析就比较务实,从最细微的用词开始,分析小说的各个要素。他指出我用词中的几个错误,这对我来说受益匪浅,因为至少以后就不会乱用些个词了。我看到他的作品,几乎对当下名家进行很细的病理剖析,工作做得非常细致,但很多被批评的作家似乎不认可他的辛勤劳动。

那么对现象的过分引申和分析其实对作家创作是有负面影响的。因为这些现象不外乎引申到市场、流行、媚众或者媚雅的道路上。作家在创作中如果对文本因素不牢牢把握而记挂这些天外飞仙,无疑破坏文本的扎实。我希望评论家能多关注文本分析,不要过度现象阐释,真正给予作家指导意义。

二是媒体的环境。媒体无疑是作品的重要桥梁,但是,当下媒体特别是网络媒体,更像一个喜欢做恶作剧的小孩子,到处挑拨离间,惹是生非,他在一旁窃笑。比如当一个评论家由《福寿春》的创作手法引起70后衰老论后,媒体马上就出现“文坛三代70后落魄江湖80后是非不断90后青春逼人”诸如此类的新闻。这种新闻以年龄论的角度来说有一定道理,但是毕竟讲的是个文学,80后90后有拿得出手的作品吗?以郭和韩的小说为例,还不懂得叙事,塑造稳定性的人物。在市场定位上,基本还是在伺候18岁以下的读者群,文学的门儿都没有。创作是需要一定的人生历练的,没有那么多小天才。媒体更多的是从一种感性现象入手,得出耸人听闻的新闻效果,实际并不如此。那么这种媒体环境多多少少也能影响创作,它的市场导向甚至把一些作家引向不伦不类不上不下的创作道路。

总而言之,当下的文学评判环境比较势利,市侩的眼光多于艺术的眼光、喧闹的观点多于冷静的剖析。市场的影响是文学环境的主旋律。这个创作环境其实在潜移默化地侵蚀作家,所以想创作坚硬作品的作家不得不有抗体。

 

  评论这张
 
阅读(8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