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李师江博客

 
 
 

日志

 
 

《妈妈》(三)  

2008-07-23 14:35: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5

我把家里的所有玩具都掏出来,其实也没几个,就是一个麦当劳里免费赠送的小熊,还有一个房东留在房间里的猴子,连房东都不要了,你可以想象它确实是个不怎么好玩的玩具。小诗都说太小,大概她以前玩过很大的玩具。我没有办法,只好把衣柜里的充气娃娃拿出来,是够大的,小诗看了好喜欢。必须说明一下,这个充气娃娃可不是我的,我没这么无聊,它是我大学同学王智国出国前放我这边的。王治国说:“你刚来北京,日子不好打发,实在无聊了,就跟她过吧。”他想得真他妈周到,我都不好意思拒绝了。不过不是我伪君子,我可一次也可用过,有时候也想拿出来试一试,但我想到充气娃娃被王智国用过一万次了,我的兴趣瞬间就消退了。我怀疑我自己是不是有处女情结。

不过不往那个淫荡的方向去想,给小孩子当玩具它倒蛮合格的,因为她比很多玩具都逼真,都接近人的质感,只差不会说话了。

总之,我把所有能称得上玩具的东西都搬出来了,然后把电视跳到少儿频道,对小诗道:“老李要去上班了,你就跟家呆着。”

小诗问:“那你会不会来。”

“当然回来了。”我很放松地笑着说:“这里是老李的家,怎么不回来呢,中午我会带饭回来你吃的。”

“那我就放心了。”小诗说。

出门前我还对她说:“如果电话响了你就接一下,还有,千万不要出门,就跟这个姐姐在一起。”

小诗抱着充气娃娃点点头。她确实很聪明。

这是第一次我出门的时候心里有所牵挂。我在排版室盯着排版员小丁做版,一会儿就打个电话回来,响了很长小诗才接了。

我说:“我是老李呀,你在干吗?”

她略微迟疑一下,说:“你是不是逃走了。”

“不会的,我一会儿带饭回来给你吃。”

“那你快回来吧。”她那口气,好像是个管家,听起来真可笑。

“好吧。”

过了半个小时,我又打了个电话,还是重复那几句。最主要的是,我知道她在家里相安无事,就放心了。小丁看在眼里,突然冒出一句:“你跟你女朋友真有意思。”

中午我买了两份肯德基回来,我一开门,她就像小狗一样扑上来。那一刻我觉得她好像是我生的。她孤独了一个上午,显然闷坏了,腻在我身上,还把我脖子上的办公室门禁牌拿起来耍。

“这是什么,为什么不给我挂?”她问道。

“这是上班用的,如果没有这个牌子,我就进不了办公室了。”

我把她放在桌边,跟她一起吃午餐。她嘴里发出很大的吧唧吧唧的声音,欢快极了。

“吃饭的时候不要吧唧。”我对她说。

“你们大人都说不要吧唧,可我喜欢吧唧!”她可真他妈的有主见。
    “那就吧唧吧!”

“你也可以吧唧,我不会说你的。”她反客为主了。

“恩,那我就学你吧。”

我学她吧唧起来。她很高兴,仿佛吧唧嘴巴是一件骇得不得了的活动。总之,我们在其乐无穷的吧唧中完成了汉堡。

“小诗,我还要去上班。”我说。

她不说话,显然很讨厌这个话题。

“我会早点回来陪你的。”我补充道。

出门的时候我发现门禁卡没在脖子上。

“小诗,你把门禁卡还给我。”我说。

她摇了摇头。

“门禁卡呢,你放在哪里?”我看见俺她手上并没有门禁卡。

她还是摇头,似乎说不知道。

“小诗,好像在你的屁股底下。”我看见她屁股底下露出一截门禁卡挂绳。

她发现了露出马脚了,赶紧把那一小截藏到屁股下面。对于这种明目张胆的谎言行径,你真不知道怎样揭穿她。

她严肃地问道:“为什么要去上班呢?上班好玩吗?”

这个问题我倒是头一次被提问,大学还没毕业我们就削尖脑袋找个上班的地儿,可从来没想过为什么要去上班。所以把我问傻了。

“不上班我能去干吗?”我只好反问了。

“可以跟我玩呀,楼下有花园。”她指了指窗户外头,显然上午她已经勘察过。

“可是,如果不上班,我们就没有肯德基吃了。”

“哦,那吃别的呀!”

总之,她司马昭之心让我一点办法都没有。我只好不拿门禁卡,开门出去,并且轻轻关上门。我正在进电梯的时候,屋里头传开敲门声。

我掏出钥匙把门打开,小诗从里面探出头来,把门禁牌递给我,严肃道:“早点回来哟!”

“遵命。”我亲了她一口,那一刻她可爱极了。

 

                 6

做版最烦人的不是排版本身,而是校对和审查。主任老孟一个下午要审二十四个版,他看得又认真,完全是秃子头上捉虱子,蚊子脚上剔精肉的架势,所有编辑都得排队等他看完。为什么很多人一定要当领导,这样就有权利让别人来等他了。

我一共做了六个版,等着老孟的审查,如果有一处明显的错误,老孟就会得意而又严厉地训我一顿,然后拿去重排,这样反复折腾,通常要到晚上七八点才能回去,版面躲的话还得到半夜。老孟经常以加班为荣,这样年终鉴定的时候,他就会洋洋洒洒写上一大笔,一年加班三百六十八天之类的。在改版的间隙,我给家里打了个电话,想了很长,居然没人接。又打了一次,还是没人家。我心理咯噔一声,我的想象力不是一般的细腻,这时候各种留守小孩从窗户掉下来等等各种场景一起浮现出来。

“孟主任,我家里有个两岁的小女孩,不知道怎么样,我得回去看看。”

老孟抬头“哦”地一声,然后点点头。今天他真是他妈的开明,也许他意识到自己以往的政策太法西斯了。

我走到门口的时候,老孟说:“小李,你以后找借口高明点。”

我几乎晕倒,但是真不想接他的茬,因为辩解实在是一件太麻烦的事。

老孟见我没有反驳,以为被他说中,又补充道:“哎,年轻人,连撒谎都这么马虎,真不知道现在的大学都教了什么!”

最聪明的做法是不要和老孟交锋。你只要一跟他交锋,他就获得一个教育年轻人的机会,他是个工作狂,也是个教育狂,这两样活儿让他活的是够充实的。

我跑到门口打了一辆车,内心是不安焦急又加了点好奇。车上我接到钱月心的电话,妈的,我已经回来两天了,她都不跟我联系,偏偏在这时候,她说:“过来接我吃饭吧。”

听那口气,好像接她吃饭是一件很光荣的事情。

说起这个妞儿,可真让我烦恼。跟她交往之后,我就明白什么叫若即若离。说她是我女朋友,她好像一点也不上心,从没正儿八经地亲昵过,或者给我一个明确的表示;可是每当我决定不搭理她,把那颗受冷落的心收回来时,她就会来个电话,叫我陪她吃饭,陪她去朋友的轰趴,完全是一副女朋友的范儿,我的心一软,又开始找恋爱的感觉。总之,跟她在一起以后,我就变得特别贱,关键是,我还真迷恋她漫不经心的样子。总之,我希望朋友们引以为戒,不要像我这样喜欢上一个介于靠谱与不靠谱之间的女朋友,让自己每天处于淹死与救活的煎熬中。

假如说我殷勤点,腻着她,她就会像打发叫花子一样随时拒绝我,搞得我毫无尊严,所以我基本上不腻着她,连出差回来,也不打电话。这个时候接到她的电话,说实在,有点激动,但是真不是时候,我正火急火燎地想知道小诗到底怎么了。

“现在呀?恐怕不行。”我说:“我家里还有个小女孩……”

“哦。”她一点也不惊奇或者追问,就挂了电话,这是我们通电话的常态,无事不躲说一句。妈的,她一年四季都在装酷。

我把钥匙捅进孔了,几乎是撞开了门,小诗抱着充气娃娃,好像正在自言自语呢。她真是一点也看不出来有什么问题。

“你为什么不接我电话。”我气急败坏地质问。

她抱着娃娃,无辜地看着我,好像我冤枉了她似的。

“为什么不接电话?”我为自己的虚惊一场暴跳如雷。

“我想让你回来。”

“你不接电话我就能回来?谁告诉你的?”

“她。”她指着充气娃娃说。

“她,她会说话吗?”我为她的狡猾而抓狂。

“会。”

“你让她说说给我听。”

“你生气了,她不说。”她虽然有点胆怯,但还是在找理由。妈的,我根本想不到她这么狡猾。

“你生气了吗?”她放下充气娃娃,用一双小手摸我的脸,试探我有没有真的生气。

“当然生气了,你忽悠我!”我认真对她说。他妈的,我老是被女孩子忽悠,简直恼羞成怒了。

“什么叫忽悠?”

“你忽悠都不知道,就懂得忽悠我!”我真不知道该当她是小孩子还是大人。(未完)

  评论这张
 
阅读(48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