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李师江博客

 
 
 

日志

 
 

2010年11月28日  

2010-11-28 14:00: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http://newspaper.jfdaily.com/xwwb/html/2010-11/09/content_449826.htm

长篇小说《中文系》展示90年代的大学生活

寻找自我的青春日记

2010年11月9日   A2叠14:副刊·书评   稿件来源:新闻晚报   作者:王雪瑛

2010年11月28日 - 李师江 - 李师江博客 2010年11月28日 - 李师江 - 李师江博客
2010年11月28日 - 李师江 - 李师江博客
2010年11月28日 - 李师江 - 李师江博客 2010年11月28日 - 李师江 - 李师江博客
2010年11月28日 - 李师江 - 李师江博客 2010年11月28日 - 李师江 - 李师江博客
2010年11月28日 - 李师江 - 李师江博客
2010年11月28日 - 李师江 - 李师江博客 2010年11月28日 - 李师江 - 李师江博客
中文系李师江 著 人民文学出版社


  □王雪瑛

    读着李师江的长篇小说《中文系》,我记忆的河面上会泛起一朵朵涟漪,这是一代人的青春记忆,抑或是一部真实的心灵自传,这是对九十年代大学生活的生动描写,抑或仅仅是忠实于自己内心的情感,记录的是他自己的青春日记。

    “大一我们住在北校区,原恭王府里,宿舍和教室都是王府厢房改造的,幽暗、寂寥,长长的压抑的走廊上一声咳嗽,会传得很久很远……隔着一条甬道,北面是个后花园,有几百年的古木,有荒草,有油漆剥落的亭台长廊。那一年姜文拍《阳光灿烂的日子》,来这里取景几天,西边还有个高高的烟囱,是食堂的,夏雨他们从烟囱里下来,满脸漆黑。宁静在水房里洗头,姜文借了女生的一个水盆,在二楼女生宿舍的水房里拍的。宿舍的同学一直在议论宁静胖乎乎的,到底属于好看还是难看,纷争很大。按照我的观点,我觉得那时候的宁静真是漂亮,肉乎乎的,瓷实。这也许代表我当时的审美观。 ”

    小说的语言流畅,小说的情节舒展,作者悉心捡拾起自己青春的碎片,轻松幽默的口吻背后是挥之不去的忧伤。

    “后花园是个恋爱的绝佳场所,我觉得不能暴殄天物。恰好我刚来到北京,不要命的孤独,于是我盯上一个有一双水汪汪的眼睛的女孩子,有一天晚自习时我鼓足勇气,把一张纸条递给她:请你到后花园,有要事相商。

    我在后花园的石头上等了二十分钟后,她就来了。我开门见山道:‘我们交个朋友吧,这个地方挺不错的。 ’”然而主人公师师的第一次主动追求爱,被小女生委婉地拒绝了,这是他人生中的绝唱。此后形成了他失败的心理情节,使他怯于追求自己的情感。 “你也许以为我是个大胆的什么事都能干得出来的大学生。事实上我情感极为脆弱,一次委婉的拒绝就把我打倒。我根本不具备死缠烂打的战斗力和意志力。这也是我人生中唯一一次如此大胆、热烈、直接地向一个女孩表达情感,空前绝后。这次未遂给我的一个暗示就是:你喜欢的永远得不到。此后碰到任何喜欢的女孩,我的第一感觉就是恐惧,以及没有动手就席卷而来的失败感。 ”

    小说的主线是“我”师师和凯子、左堤的感情纠葛,铺陈展开的是大学四年琐碎的日常生活:从入学到离校。故事的场景在宿舍、食堂、自习室、图书馆,北师大校园展开;上课,逃课,家教,打工;60分万岁,叛逆,退学,经商,相恋,移情,分手,找工作是情节发展的关键词,凯子的引领和教导,现实的压力和困扰,爱的渴望和伤害是推动小说情节发展的动力……

    中文系在校学生“我”师师,爱上女生左堤,被外校开除而投宿他寝室的铁哥们凯子愿意帮师师解决他的情感问题,结果师师却发现凯子与左堤相恋。师师与左堤、凯子反目。后来左堤被凯子伤害,左堤痛不欲生,师师终于有机会向左堤表达真爱,但师师最终发觉左堤真正爱上的并不是自己。师师在痛苦中自卑,他主动放弃了对左堤的恋情,在毕业之夜,他才知事情出乎意料……

    小说结尾,师师和凯子历尽劫波有段告别对话,明确了小说的价值立场和心灵的归依:“真正进入一个人的内心,才能拥有真正的爱。”只有拥有了真正的爱,不停流动的生命才拥有了真实的港湾,人可以在路上,但心不会再流浪。

    与其说《中文系》让人回顾了上世纪九十年代中期的大学生活,不如说李师江的小说让我想到了塞林格的《麦田里的守望者》,虽然塞林格小说中的主人公是个中学生,但是他们在精神上有着内在的联系。一个孤独少年的成长过程,一个脆弱灵魂寻求温暖港湾的情感旅程。曾经的梦想,寂寥的远行,孤独的对抗,心灵的悸动,喜悦和渴求,烦恼和疼痛,都在这一部成长的青春日记中,略带感伤地缓缓展开,还有小说中采取的反讽的修辞手法,都让我想到了塞林格的小说,还有小说中主人公那敏感而执着的内心。

    他们都是看重内心生活的人,在喧嚣的世界中成长,在不断地挫折中坚强,在不断地失去中寻找自我。小说的主人公师师在小说中有一段独白:“十几年前的我跟现在是两个人。现在我什么话都敢说,那时候什么话都不说,内向、孤僻、不合群。这一切的演变都是写作造成的。我认为,写作就是挖掘内心最隐秘的东西,几年如一日地挖着挖着,手写我心,隐秘的事物不再隐秘,一切澄明如灯。 ”

    其实这也可以看成是作者内心的一种自然流露,“我只能选择诚实和卑微”,这是我读小说《中文系》最真切的感受。这部小说,与其说是李师江对自己已逝青春的追忆,还不如说是追求真爱的人对未来的期待与渴望。

    有一个评论很精当,《中文系》将大学四年的时空,生生挤压成了一块琥珀,从中能看得出李师江看待自己百炼成钢(铁)的那份态度。

  评论这张
 
阅读(11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