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李师江博客

 
 
 

日志

 
 

[转载]李师江《中文系》读后感  

2010-11-09 22:41: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桑同学的评论,我大学的见证人

    连夜读完李师江的小说《中文系》,有些感想忍不住要写出来。对我而言,打开这本书时的心情,与其说是看小说,更像是打开一个熟人的陈年日记。追念往事的期待和窥探八卦的好奇,使我几乎无法成为一个合格的小说读者。但既然是写书评,还是先把它当小说谈几句吧:故事好看,但不靠故事;满纸青春,但不是卖弄青春;处处言情,但不以煽情骗取泪水。它不是《麦田守望者》、《未央歌》或《草样年华》,但也是地道的青春小说,有自己的味道。余下的篇幅,就只能留给八卦了。

    这本书的创作计划泄露之后,从来没进过小说的同学们难免有点惴惴。甚至有人怕把自己的陈年糗事写出来,还曾欲向作者行贿。一时间,李师江隐然有了执掌春秋大笔的身份。也许受这种氛围的影响,我对这本书有了两种期待,一是觉得应该是对当年校园生活史诗般的再现;二是希望能由此重建自己散落的记忆。看完之后,两种期待都落了空。

    书中揭出的人和事,真假混杂,不能尽解。书里的很多细节是真的,比如他画的做舞台背景的漂亮脸谱,那三张大型泡沫板就是我们一起去美术馆买的;比如当年中文系文坛主持者春哥那淫荡的笑声;比如给半个中文系留下心灵阴影的老师刘川;比如教工食堂那恍若隔世的鱼香肉丝;再比如毕业后去负责印人民币和管房子的同学,他们的确没能帮大家摆脱钱和房子的困扰。当然也有些事明显是改装过的,比如书中分到计生委的巴光光其实在做另一种更无害的工作,被割掉盲肠的似乎是老孔而不是大师。书里的诗的确是当年的诗,而且仍觉得好。还记得当年在某次诗歌比赛初选时,一眼被他那首《墟,或中国天空》打中,以后就基本不敢写诗。书中也有诸多细节,特别是情事,虚实难辨。真的有左堤这个人吗?她是谁?如果李师江不肯告诉我实情,我也将一无所知,除非集中原型人物及消息人士,对种种八卦做一番索隐考证。  

    这本书的写法,不是《红楼梦》式的波澜壮阔,而是一股溪流细细的奔腾。书中所容纳的人和事远少于预期,更像是单纯的爱情小说或自叙传,而中文系三个字几乎成了噱头。除了一些小配角,男生角色限于321宿舍之内,这些人物盗用了中文系最响亮的几个真实绰号,集中了中文系男生的聪明和猥琐,却少了些原本的可爱和朴实。作者对数学系女生的了解程度远远超过中文系,中文系女生对主人公始终都是谜一般的存在。书中正经写到的中文系女生,甚至只有女主角一个,中文系女生的诸多美好,就这样被轻轻略去。当然,这与作者对本系女生了解太少有关,也符合主人公那种心无旁骛的爱情模式。顺便说一句,书中的地理问题其实很复杂,由于作者吝惜笔墨,不熟悉当年地形的人可能会感到困扰:为什么中文系在大一会住在一座王府里面,为什么在中文系男生宿舍的楼上敲暖气的会是数学系的女生,为什么中文系的女生又住在遥远的另一个楼上?这些疑问解释起来一言难尽,但并非作者的虚构,而是事实如此。

    也许校园生活本来就不是什么史诗,更重要的是,作为当年的“零余者”,李师江不可能写出一种正史般的集体青春。通过别人的小说重建自己的记忆更是可笑的,毕竟小说这种文体就是个人主义的产物,李师江只能写他的中文系,不可能替我写什么。我心中的中文系,只能自己来写。我边读边感慨:宿舍只隔两个门,世界竟如此不同,更别说被隔得更远的女生们了。李师江笔下的中文系,与我记忆中的那个,甚至连色调都不同。不知是我的眼睛在骗人,还是他目光太冷峻。不同的家庭背景,不同的宿舍氛围,不同的性格气质,不同的感情际遇,使得同一个楼道里的世界如此不同。尽管每个人对大学生活有自己特别的印象,但那么多在同一时空中生发的快乐和感伤,却有种刻骨的相似,真实得足以让人感到刺痛。

    虽然情节人物之真幻难以清晰分辨,但书中那个叫李师江的人,却真是我认识的李师江。他虽讷于言语,却能诗擅画;虽发育迟缓,却又严重早熟;虽羞涩内向,却灵气四射;虽胆怯懦弱,却恣肆狂狷;虽过得像个修士,却难掩情圣本色。信守六十分万岁,以逃课为荣,藐视校规校纪,自虐般地把自己边缘化,在1990年代初似乎是一种时尚,有着某种抵抗的意味。虽然实际上,他也害怕真的闹到开除的份上,甚至很在意人家对他的作品和作业的评价。书中那些或平淡或离奇的事,很多我并不知道,但发生在他身上,一点都不让我觉得意外。他的世界和我的重叠很少,但某种意义上,他又是我的同类。书中的主人公李师江,几乎是作者的全裸出镜,这本书的价值和风险都系于此。他把自己以一种近乎残酷的方式呈现给世人,追寻那些随青春流逝的最重要的东西。至于这些东西能否激起读者的共鸣,就要看它们能不能超越具体的时空,找到更多的同类了。

    作为那届中文系唯一真正靠文学养活了自己的人,李师江是令人尊敬的。中文系有才情的人不少,但他写了而别人没写,这一点足以让其他人闭嘴。我也可以闭嘴了,惟有向每个认识的人推荐他的书,并祝福他有个灿烂的前程。

  评论这张
 
阅读(14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