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李师江博客

 
 
 

日志

 
 

我和辰辰:不得不说的故事(标题党,慎入)  

2010-06-05 12:49: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本年度6月1日那天,忘了白天折腾什么事,夜里看杂志里一个蹩脚的故事看着就睡着了。后来被手机声惊醒,迷迷糊糊听了一阵,才晓得是劲翔周总。周总做了两点指示,一是今晚的《李红的夜晚》首演非常成功(我才想起6月1日是《李红的夜晚》首演,现在时间是十二点多,估计主创们演出之后在侃普或者鼓楼庆功。)二是要我写五千言“我和辰辰不得不说的故事”。

我打心里为辰辰感到高兴和骄傲,这是她一年辛苦之后丰收的夜晚。这么重要的时刻我没到现场,居然偏安一隅,用睡觉来庆祝,真是过意不去。我撒了泡尿,继续开睡。

前日韩辰辰又来电话,告诉我前线连连捷报,我不能这么安静。当时我正在八都镇的一个农家院里开始闭关。我不安静我又能做什么呢?我只是告诉辰辰,如果有记者需要,我可以接受聊聊。昨日周总又来电批示,原来还是要我主动交代我和辰辰不得不说的故事,以资京华时报。

我之所以没有动笔,是因为我和辰辰的故事刚刚开始,还不到总结的时候,一写就有标题党的嫌疑。不过既然你们逼急了,而且我远在福建,似乎只有此文才能为《李红的夜晚》壮行,那么就开笔吧,此文算是我和辰辰的故事之开局篇。

从哪里说开始呢?从认识吧。第一次是在北大东门的那个酒吧,周总的老乡开的,静吧,气氛不错。时间,忘了,前几年吧。周总,著名编剧,交际草,北京交通的人肉GPS,带着我操了一条近道到达五道口此吧,席间认识了福建老乡编剧,也是北京电影学院的林黎胜老师。那时候由于泡妞的需要,我想向影视创作方向倾斜,顺带泡泡影视妞(现在已经完全矫正方向,坚决在小说的大道上一路狂奔)。坐到一半,接着是辰辰到来。高高的个子,双肩挎书包,乖乖气质女。中戏导演系学生。我们互留了号码,然后我被周总讽刺一通,惯用伎俩之类。聊不多时,辰辰就走了。我对周总赞叹:此小女子正是我喜欢那一款。

过了几日,我和辰辰便在MSN上聊天。接下来的故事,读者自己想像了,淫者见淫,智者见智,总之没你们想得那么庸俗了。

然后是断续地在饭局见面,每次辰辰都给我不一样的感觉,有时觉得成熟有时觉得幼齿。不扯这些了,扯艺术。辰辰毕业后开始做些编剧工作,当时我也在搞些编剧,编剧是很累很贱的活儿,我们感同深受,互相鼓励。在这过程中,我认识到到辰辰是比我初次想像中更坚强、更执着并且有一颗艺术之心的女孩儿。这一点确实让我侧目。再后来,我意识到编剧工作会废掉我写小说的能力,就像当了小姐你再很难做个优雅的气质女,我开始专注于小说创作。辰辰在给别人做了一些编剧之后,去年终于转到她所学的专业,导演第一部话剧《别说那个字》。其时我刚好在北京,带了些人马去助兴,初次见识到辰辰的舞台导演的天赋,丰富而锐利,给我很强的新鲜感。

其实我对话剧这门艺术比较陌生,也不太感兴趣。之前只冒着非典看过老金编剧林兆华导演的的《赵氏孤儿》。还有一次去看张广天的《切@格瓦拉》,左派的伪先锋差点把我恶心死了。我跟辰辰建议,不如转行当电影导演,电影我还更懂更感兴趣一些。辰辰说,我更喜欢话剧,喜欢舞台艺术。OK,理由成立,世界上没有比喜欢更重要的理由了。

现在,我们都在干自己喜欢的事,玩自己喜欢的艺术,人生没有比这更快乐的事了。

接下来,该说《李红的夜晚》了,这是我和辰辰真正的故事。

大概是去年,我在九华山之下的池州写作的时候,辰辰在MSN上和我聊天,当时她想搞话剧题材,似乎问我的小说有没有可以改编的。我将值得推荐的中短篇都倾囊相授,每个小说写个立意要点,以便其领会筛选。然后,她从戏剧的角度,以女性的挑衅的眼光选中了《李红的夜晚》。这一点出乎我意料,这个小说被我自己当下地下小说来看待,除了收录在我集子《比爱情更假》里,还没有在任何杂志发过。我总认为,没有人会对这个题材敢兴趣的——辰辰在艺术挖掘上的狠劲是与我相通的。

《李红的夜晚》是我2000年刚到北京时写的练笔之作。当时我住在麦子店,距离天上人间很近的地方,当时那一带高中低档的小姐都很繁荣昌盛。每到傍晚的时候,我所住的小区里小姐们睡足了觉,打扮得相当肉感,陆续走出小区上班去。我对她们的行业感到新奇、兴奋和倾慕,当然还带点小文人的悲悯,《李红的夜晚》《北京金秋午后》都是以我想像的小姐们的生活为题材的。

然后,是辰辰艰苦的改编工作,以及艰苦的拉投资找出品方工作,时间延续一年,期间的酸甜苦辣、希望与绝望辰辰自知,她只有在有好消息的时候会告诉我。

第一要说的是改编。我回北京的时候,那次在马甸附近吃饭,辰辰特意把打印的改编稿给我看。可以说,二次创作早已打破了远小说的框架,为了戏剧的需要,增加了故事层次、人物寓言、当下话题,因为完全是辰辰风格。辰辰问我意见,我只有如下:放手搞,大胆搞。如果说原小说是一匹马的话,辰辰将它训练成一匹野马,这时候只需要更大胆地撒欢去。更何况我认为舞台艺术的精髓就是放开“耍”!所以我不会说任何意见,只要我说出来的意见,都会是小说的意见,在一个有冲劲的并且熟谙接地气的导演毫无益处。

在话剧这个舞台上,辰辰具有蜗牛一样的耐心和雄鹰一般的野性。这一点我自身难以周全,亦令我动容。

第二说说出品方。我也是最近才知道是容丞和悦出品,也就是周总坐镇的公司。该公司去年刚开业,在大钟寺的太阳园。周总刚筹备公司的时候还说为我准备一张睡觉的沙发(他甚至我有爱睡沙发的习惯,就是猴子喜欢睡在悬崖上特有安全感)。可惜开业典礼我刚好外出,这一点是个遗憾,至今我还没见过该公司的尊容。但是《李红的夜晚》由其出品,也算是我和该公司发生的第一次关系。希望还有更深入的关系。劲翔周,作为我亦师亦友的损友,是我影视知识、鉴赏美女、北京交通、饭局、交友等各方面的专职顾问,以后我们应该有优雅的上得了台面的合作关系,别老是探讨充满流氓气质的话题。

近闻,《李红的夜晚》在伟大的首都口碑、票房双丰富,足见首都人民品味已经提高一个层次。这是我们辰辰导演的一个坚实的台阶。这也是一篇献给辰辰的随性之作。当然如果最后不爆点猛料,就真的有标题党之嫌了。这个猛料就是,我对韩辰辰导演同学的喜欢,是众所周知的,但众所不周知的,是喜欢的程度:从样子到气质,从人品到作品,从身体到心灵。

 

  评论这张
 
阅读(3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