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李师江博客

 
 
 

日志

 
 

闽东资料1:滩涂与稻米草  

2012-01-11 21:45: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滩涂无限

        宁德不仅海域辽阔,拥有数百公里绵延曲折的海岸线,宁德还有着4.36万公顷的滩涂,被称为“中国最美丽的滩涂”的霞浦滩涂就在宁德市。  滩涂是陆地和大海之间的纽带。闽东四万多公顷滩涂在漫长的岁月长河中,经过无数次的潮起潮落,形成了自己特有的景观,宁德滩涂以霞浦的滩涂最具代表性。霞浦县是我省海岸线最长的县市,有着104万亩的浅海滩涂面积,滩涂面积全国最大,也是滩涂风光最典型最集中的地方,被称为“中国最美丽的滩涂”。这里四季的潮汐变化、天光云影、原生态的海事活动,让美丽神奇的海域瞬间迥异奇妙无比。既有潮起潮落常年可拍的海岸滩涂景观和海上渔村风情,更有紫菜种植的插杆、挂苗、护架等海上作业、以及种植挂蛎等季节性场景。而最近几年因霞浦本地作者的作品多次在全国性摄影大赛中获奖,更使霞浦这个小小的县城在诸多摄影爱好者心目中的地位发生巨变,变成了摄影的天堂。滩涂的美丽让初次到霞浦的人为之震惊,被赞为海上的“香格里拉”。
  滩涂是各种蚶类、蛤类、蛏类、螺类、虾蟹等小动物的乐园,闽东勤劳的渔民们在这里发展滩涂水产养殖业,养殖扇贝、牡蛎、蚶蛤等贝类,海带、紫菜等藻类。一、二月份拾蛏苗,三、四月份插挂蛎,五、六月份晾海带、捞鱼苗,九、十月份挂紫菜,还有经年不息的渔排养殖和讨小海,使滩涂成了别样的风景线。养殖品中尤以霞浦县沙江镇沙塘村海滩繁殖的“剑蛏”最为著名,是我省沿海惟一品种,也是全国仅有的两个剑蛏产地之一。而闽东浮筏式紫菜养殖的技术使紫菜养殖从滩涂推向浅海,其养殖规模与产量均居全国首位。

 

闽东海岸悲歌:“霸王草”鲸吞12万亩滩涂  
    文章作者:海峡消费报
    文章来源:海峡消费报
     
  ■记者 雷宇明
  大自然中,那些具有强大生命力的东西总是令人赞美的。然而,当它强大的生命力是以牺牲别的物种不能生存为代价,那么,这种有强大生命力的东西就不是“天使”,而是“恶魔”了。
  在海水中,有一种草样的植物曾经为保护被海浪冲刷的海滩、海堤做出过贡献,可它那强大的生命力也导致别的生物减少以至灭绝,“天使”后来就变成“恶魔”了。
  这就是被人们称为“海上霸王草”的“大米草”。
  当年曾因其顽强的生命力有护卫海滩海堤的功效而作为“天使”引进,谁能料想得到,其生命力旺盛得过了头,已对海洋生物造成了侵害,就像那打开了的“潘多拉盒子”一样,“恶魔”肆虐让人至今想不出更好的解决办法。
[“霸王草”的风姿]
  当看到那波涛滚滚的海面上,还顽强地生长着茂密的,远远看去既像芦苇又像是稻草的植物时,墨客骚人一定会诗兴大发。
  可是,如果当地渔民听到这样的话,一定会劝你说:“不要被它的表面现象迷惑了,那可是像个恶魔一样的杂草。”
  由于海水不断带来大量的盐份,一般植物难以在海滩上生存,再加上经常涨潮落潮,风浪又大,植物的根系刚扎下就被冲走了。所以一般植物都不易在海滩上落户了。而大米草不怕含盐分很高的海水,即使长期淹浸在海水中,也不会死亡。
  大米草的根系发达,繁殖快。它有两种根系:“营养根”短而分枝,横布在近地面30厘米的土层中;“支持根”较粗长,长达70至100厘米,能牢固地扎在海滩上而不被风浪冲走。同时,由于地下茎的活力旺盛,所以繁殖很快。
  据了解,大米草这种滩涂草本植物,原产于美国东海岸。1963年被南京大学钟崇信教授引入我国进行研究和开发。由于它具有耐碱、耐潮汐淹没、繁殖力强、根系发达等特点,大米草被认为是保滩护堤、促淤造陆的最佳植物,1981年经南京大学大米草及滩涂开发研究所推荐,被当时的宁德地区行署引种到了闽东沿海一带。 
  刚引种的头几年,美国大米草确实给闽东沿海地区起到了保滩护堤的作用。但令他们始料不及的是,大米草迅速蔓延,破坏了滩涂生物的生存环境。这对于以水产养殖为支柱产业的闽东地区百姓来说,这种局面是他们当初没有想到的。
[“海上田园”的祸首]
  在宁德市沿海黄金海岸上穿行,看得最多的就是疯长的大米草,以及停靠搁浅在草丛中的一艘艘渔船,还有穿过又厚又密的草丛出入海水边淘小海的人们。
  上午11时左右,记者看到几名年轻人淘完小海回来,穿过那比人还高的茂密的大米草丛,向着岸上走来,他们背篓里装着这次出海的收获。
  记者与他们交谈得知,这几名年轻小伙子不是本地人,他们都来自霞浦县,来这里专门干“讨小海”的工作已有四五年了。一位姓游的年轻人告诉记者,由于大米草占据了大部分海滩的面积,所以每次退潮后要走很远才能找到东西可淘,而那里与海水的距离很近了,能够讨到小海的地方实在是太小了。
  “上午几个小时我们4个人才找到8条小章鱼,要不是这大片的海滩被大米草占去了,那海滩上的东西会很多的。”小游无奈地说。
  讨小海得不到多少东西还算不得什么,这可恶的大米草对那些渔民来说损失可就太大了。
  在10多万亩滩涂上,宁德市飞鸾湾畔的十几万渔民祖祖辈辈在此围垦、养殖、捕捞、淘小海,生活无忧无虑。大米草的到来,改变了这个海湾,也不同程度地改变了这里渔民的生活。
  在飞鸾湾,记者看到海水退潮的滩涂上,满是成片成片的大米草。一位陈姓养殖户对记者说,历史上,飞鸾湾内的二都滩涂,是优质水产品“二都蚶”的传统生产地,“二都蚶”市价一度达每公斤160多元,现在真正的“二都蚶”是越来越少,市场上卖的所谓“二都蚶”,大多是人工网箱养殖的“假冒货”,价钱最高每公斤只有20多元。“造成‘二都蚶’危机的罪魁祸首,就是大米草。”
  “20多年前,还没大米草时,这里的滩涂是个宝地。”陈先生说,“那时,每当退潮时,爷爷到滩涂上一铲挖下去,就能拣到一堆章鱼、螃蟹、土虾等海产品,由于大米草不断蔓延,滩涂日渐萎缩,现在挖几十次铲子,还难以见到一只章鱼和螃蟹。”
  大米草引到宁德后,飞鸾湾滩涂的环境就发生了很大的变化,现在飞鸾湾的优质滩涂,大部分被大米草覆盖了。此外,大米草年年疯长,根、茎、叶腐烂在海里,造成的海洋环境污染问题也日益突出。
  据统计,仅宁德市下辖的蕉城、福安、霞浦、福鼎等4个县市区就有20多个沿海乡镇为大米草所困,受害滩涂面积高达12万亩,占其近海滩涂养殖地一半以上。1983年,在福安市下白石镇湖头村滩涂试种的10亩大米草,现已长成5000多亩,蔓延到甘棠、湾坞等地;蕉城区的三都澳,受罗源湾大米草扩散的影响,已在漳湾、三都、飞鸾等乡镇蔓延了1.8万亩;霞浦县东吾洋沿海的溪南、下浒、长春、沙江等也长出了5.9万亩大米草。
  据福建省海洋渔业局有关人士统计,大米草侵占了全省15万亩的滩涂,如果以1亩年产值5000元来计算,那么每年大米草给福建沿海仅养殖业带来的损失就达7亿元到8亿元。
[像“癌症”一样难攻克]
  大米草种植的结果与原来引进的目的恰恰相反,并未给宁德农民带来实惠。
  由于盐分高和纤维过粗,不适宜作饲料、食用菌原料及绿肥。大米草的蔓延不但侵占大面积近海滩涂,使沿海养殖的贝类、蟹类、藻类、跳跳鱼等生物大量窒息死亡,而且还使一些港道淤塞,影响海水的交换能力,导致水质下降,致使大片的红树林消失。
  有一位学医的朋友打了一个十分形象的比喻说,这大米草就像是癌细胞一样,是植物界的“癌细胞”。因为癌症之所以要人的命,主要是癌细胞是一个生命力异常强大的东西,人体本来有许多各种各样的细胞,但只要有了癌细胞后,它就要消灭掉别的所有细胞,只能让它自己生长,这样人体终因其它细胞无法生长而衰竭直到死亡。大米草有点类似这“癌细胞”,有它便没有别的东西生存之地。
  面对大量繁殖蔓延的大米草,沿海的群众曾试图利用大米草来喂牛、养羊,但因其含盐分太高,营养成分也不高,牛羊等牲畜也不爱吃;一些造纸厂曾利用大米草进行造纸实验,也因其盐分过高,制造的纸质差而作罢。群众还将大米草晒干做燃料使用,却因大米草盐分过高,易使铁锅生锈腐烂而作罢。
  更何况,用人工的办法将这些大米草砍挖出来,工程量相当浩大,有时堆起来像个小山似的。最可怕的是,斩草却未能除根,砍了挖了没些天,原来的地方又长出新的大米草来了,真可谓是“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
  在宁德,从民间到政府,从个人到专家,大家都在想办法,试图找到抑制和消灭大米草的办法。但10多年来各种办法都尝试过了,仍然收效甚微,只能“望草兴叹”了。
  宁德市水产技术推广站站长郑尧兰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说,10多年来政府和民间为消灭“草患”采取了许多措施,宁德市科委和海洋渔业局曾成立了专门的科研小组攻克大米草难关,但现在的研究全部停止了。相对来说最有效的办法还是最原始的土办法,那就是隔绝海水,人工挖除的办法,因为大米草离开海水就不能生存。
  宁德市海洋渔业局相关负责人表示,虽然人工挖除的办法可行,但是,人工挖除却费工、费力、花钱多。如宁德市飞鸾镇二都村要养蚶,去年镇政府花8万元资金,发动上百个劳力,花一年时间,才挖掉1000多亩大米草。对开发滩涂水产养殖,大多数人只能望滩兴叹,这也成为当地发展二都蚶的一大障碍。
  为了消灭大米草,宁德市政府部门曾经悬赏20万元,作为攻关的启动资金,却都因技术不成熟或付出成本过于高昂而停止,这20万元至今没有被国内外任何一个机构或个人得到。
[变害为宝还是梦]
  也有一些学者认为,对大米草,应该用辩证的观点、综合的手段来治理,可以在有效控制大米草生长范围的基础上,对大米草开展综合利用研究,实现变害为宝。
  福州中卫多糖科技有限公司与上海寿祺多糖食品研究所的专家们经过多次的科学实验,首次从大米草中提取多糖成功。经鉴定“大米草多糖”是理想的药物和保健食品,可用于研制廉价的多糖类药物、多糖类保健食品、多糖类饮品、食品添加剂、无公害农药、多糖类饲料等。
  “大米草多糖”的研制成功,仅仅为治理大米草的危害提供了一个可能的解决方案,业界对大米草提取多糖能否在短时间内进入产业化运作,还抱着怀疑观望的态度。
  一份中国农业科学院草原研究所的资料说:“大米草的嫩叶和根状茎有甜味,草粉清香,适口性好,为马、牛、羊、兔所喜食。大米草还能增加土壤有机质,改良土壤团粒结构,使软泥滩坚实,促淤消浪,保滩护岸,改良盐土。”
  当然,这是一份招商资料上说的,也是很难见到的为大米草“说好话”的资料。但记者在宁德采访时发现,大米草根本不是马牛羊兔喜欢食用的植物,甚至根本不吃。如果要去除其中的浓重的盐分和海洋矿物质,即使能够将其变废为宝,但加工成本相当惊人,因而对大米草说好说坏,利用与不利用都还停留在“纸上谈兵”的地步。
  记者在网上看到一篇“闽东工业园区大米草多糖生产招商项目”,一下感到很兴奋,如果利用大米草提取多糖能够进入产业化运作,那该有多好。但宁德市东侨开发区工商局局长卓庚告诉记者,根本没有听说过有这样一家企业,工商部门至今还没有受理登记过这样的企业。看来,这仍然只是一个变害为宝的梦想而已。


记者手记
外来物种入侵亟需关注
  广东省伶仃岛的“微甘菊”;全国许多地方、尤其是云南滇池的“水葫芦”;四川凉山州和贵州部分地区的“紫茎泽兰”;福建海岸滩涂的“大米草”……从森林到水域,从湿地到草地,从农村到城市,随处可见到这些“霸王”一样的生物“入侵者”的身影。
  这些生物本来是我国所没有的,当初就是看重了它们有一些神奇的功效,才把它们引种进来。可是有谁知道,利与弊总是相伴而生的。问题的关键是,我们的一些地方政府,在做出一项引种决策时,对好处看得多一些,头脑有些发热;对问题估计不足,尤其缺乏长远的发展的目光,才铸成今日“欲罢不能”的大错。
  我国已经成为遭受外来生物入侵严重的国家之一。据有关资料统计,入侵我国的外来物种有400多种,在国际自然保护联盟(IUCN)公布的全球100种最具威胁的外来生物中,我国有50余种。近10年来,新入侵我国的外来生物至少有20余种,平均每年新增约2种。
  有关人士认为,由于外来生物防范体系的缺陷,造成了随意引进的局面,立法是防治的根本。据了解,目前我国现有的涉及外来生物入侵的法律、法规及条例有18部,包括《农业法》、《进出境动植物检疫法》、《植物检疫条例》、《渔业法》、《森林法》等。然而,尽管这些法规都涉及到对外来物种的管理的具体条文,但多部法律的交叉与衔接不当,导致对外来入侵生物防治工作不力。(记者 雷宇明)
 
   

 

                     

  评论这张
 
阅读(14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